SFA·电影日历 费德里科·费里尼:梦是仅有的实际 返 回 列 表
2023-12-22 厨柜空间

  费德里科·费里尼,1920年1月20日出生于意大利的里米尼小镇。意大利电影大师,代表作有《八部半》、《大道》、《卡比利亚之夜》、《甜美的日子》等。曾凭仗《甜美的日子》取得1960年的第13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而《大道》、《卡比利亚之夜》、《八部半》、《阿玛柯德》均取得当年奥斯卡金像奖的最佳外语片奖,晚年取得威尼斯电影节和奥斯卡金像奖终身成就奖。与英格玛·伯格曼、安德烈·塔可夫斯基并称为世界现代艺术电影的

  入行之初,费里尼并不觉得本身能够成为一名导演,因为短少霸气和掌控片场的才能,后来跟着他关于片场的了解,发现电影创造团队和马戏团有着非常大的相似之处:暂时组成的班底,在看似紊乱的集体中,只为观众出现最好的表演作用,时刻短几月团聚后各自散去。

  费里尼好像上“马戏团电影”最闻名的代言人。确实,谈及费里尼的电影,无法逃避的是他电影中无处不在的“马戏团情结”。幼年时期的费里尼关于马戏团非常痴迷,尤其是马戏团里面的小丑。不论是《卖艺春秋》中的意大利杂耍演员;《大道》中凄惨漂泊演员杰索米娜;《小丑》中关于儿幼年代马戏团的思念;亦或是《八部半》中结束之处的马戏团的热烈场景。

  费里尼早年当过记者和修改,拿手手绘漫画。在他成为导演之前,曾担任过罗伯托·罗西里尼的《罗马,不设防的城市》、《烽火》等电影的编剧和副导演。他终身导演近30多部影片,无论是在TSPDT、视与听导演百佳、CC规范保藏、豆瓣TOP250等电影榜单上,费里尼和及其著作都常驻其间,为后续的电影人注入连绵不断的精力滋补。

  费里尼电影生计的起步是与意大利新实际主义电影运动一同进行的。绵长的法西斯统治的分裂,在残砖碎瓦的环境里,重拾开麦拉,以质朴真诚的创造情绪直面战后的社会窘境,关于底层边际人物的重视不只在内容更是体现在美学观念的根底之上,明显的新实际主义美学思潮极大的影响了世界电影运动的展开轨道。

  电影在意大利展开的前期阶段,电影作为一种阛阓现象、广场杂耍。费里尼一直都觉得:电印象是与朋友相约下乡远足,去往马戏团打发时刻。以为电影一直是日子中的一部分,在他看来作业和日子没有一点分界,作业上一个办法,一种日子的办法。

  整个五十年代的费里尼电影中也充满了关于边际人物的人文关心,大多数体现在“孤单三部曲”《大道》 La strada (1954)、《骗子 》Il Bidone (1955)、《卡比利亚之夜》 Le notti di Cabiria (1957)之中。孤单三部曲不同于德·西卡和罗西里尼那类的新实际主义,而是从小角色外在的体现转向人物受压抑的心里世界和心理活动。三部曲均体现了意大利社会中底层人物营生的艰苦阅历,人们之间变形的人际联系和情感,但却给予活跃达观的情绪去体现小角色身上的诙谐和心里的心理活动,也被称之为“心里实际主义”,在诙谐中泄漏这关于未来日子的神往和神往。

  《大道》中,因为日子所迫被母亲卖掉的少女杰尔索米娜,老公藏巴诺而言,杰尔索米娜仅仅一个附庸于他的东西,也让杰尔索米娜无数次想逃离他;《骗子》中游手好闲的行骗青年奥古斯特,年迈之后也无法抵挡心里的孤单与丢失;亦或是在《卡比利亚之夜》中心地善良,好像贞德受难的卡比利亚在一次又一次阅历爱人的变节后仍然面露浅笑神往未来。

  《甜美的日子》之中费里尼以辛辣讽刺的办法、存在主义的目光注视意大利六十年代浮华一梦的资本主义社会,出现出其间的残损、迂腐与荒谬的生计现状,以及在这外表之下的人所具有的“精力紊乱症”。

  相同身为意大利的大师级导演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在1960年2月23日刊登于意大利《记者》杂志的文章对费里尼的电影《甜美的日子》大加欣赏。从未见过哪一部电印象《甜美的日子》那样,影片里的人,个个都日子得这么高兴,尽管他们也遭受哀痛、苦楚,但他们总能将这些苦楚和哀痛演绎为欢喜的场景,像是表演和狂欢。这正是费里尼心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爱,对所有人天公地道的爱,激烈的人文关心造就了这样一部巨大的著作。

  安德烈·巴赞将电影导演导演分为两类,一类是信任实际的人,另一类是信任形象的人。而费里尼毫无疑问归于后者。费里尼的电影总是以人物来结构的,往往在电影开拍之前,费里尼的脑海中早已有了人物形象置身于场景中的意象,当费里尼在创造中出现出来的创意时,他总是习惯于拿起身边的书写笔来描绘人物的草图。这种构建印象的思想办法无疑和他作为画家的创造办法有着亲近的相关。

  在阅历过意大利新实际主义后,转向更私人化表达的《八部半》,这种转向与其时西方社会的哲学思潮和文化氛围无不联系,明显地受到了弗洛伊德的释梦理论和萨特为代表的存在主义哲学的影响。这种创造情绪的改变让人质疑费里尼好像扔掉了新实际主义时期的社会批判和政治立场情绪。在《甜美的日子》和《八部半》之后,所谓的“费里尼颜色”开端渐显,被后续学者和影评人冠以的“费里尼颜色”一词代表了费里尼在电影叙事上的独创性,行将自传性阅历与现代主义理论思潮相结合,描绘人物心里活动的一起审视现代资本主义社会。

  费里尼在自传《我是说谎者:费里尼的笔记》谈及到“我简直虚拟了全部:幼年、人物、乡愁、愿望、回想,而为的是叙说它们。”在费里尼看来尽管文字、文学体现办法和对话极具魅力,可是会含糊掉一部电影清晰的空间感和视觉上的需求。所以,这部影史中最巨大又最不流畅的自传体电影《八部半》应运而生。《八部半》成功地运用的套层结构的叙事战略,这种片中片的结构组成了一部复调式的、自我反思型艺术著作。电影拍照耗时七个月,将自传性质的马戏团情结与弗洛伊德的释梦理论、萨特的存在主义思潮等结合起来。

  《爱情神话》作为费里尼任意挥洒想象力的一部著作,以荒谬式的、超实际的办法,出现如梦一般的公元一世纪罗马帝国里荒淫无度的吃苦日子。

  费里尼历来不在公共场合中重看过他的任何一部著作,也无法分辩自己电影之间有何不同,在他看来,他拍照的一直都是同一部电影,是关于梦和印象的电影。

  2020年,恰逢费里尼的百年诞辰,各地以电影回顾展来留念这位巨大的电影大师,本年上海世界电影节和香港世界电影节均建立“向大师问候”和“百年费里尼”单元,在10月16日中国电影资料馆展开了费德里科·费里尼百年诞辰留念放映,历时一个半月,将放映19部由费里尼导演的长片、 3部与其电影创造有关的短片,合计22部著作将再现大荧幕和影迷碰头。

  相同,在上海的10月22日-11月1日期间(又恰逢费里尼去世留念日),也举行了意大利电影大师展,其间会展映费里尼的四部影片,分别是:费里尼真实意义上的导演处女作《白酋长》;“孤单三部曲”之一的《大道》和“孤单三部曲”的终曲,《卡比利亚之夜》。

  结束附上费里尼的几张手稿著作,图片来源于费里尼亲身执笔的仅有图书著作:《梦书:费里尼手稿》